菜单
超级土豪干的五件事 土豪的世界我们是真的不懂啊
时间:2019-8-16 22:23:24 评论:0 收藏本文 复制本页地址 (按Ctrl+D可以收藏到浏览器)

我们听说过新晋百万富翁因为买大量的跑车和黄金厕纸而宣布破产,但起码这些东西还是有价值的。好歹破产后还能用后半生回想着当初用贵金属摩擦菊花的感觉。当然,人一翘辫子什么钱也带不走,这些人也非常非常认同这一点,挥金如土砸在一些于任何人都无益的东西上。比如说……

1、沃伦·巴菲特的儿子花费数百万美金冒充边境守卫。

霍华德·巴菲特是美国穿金戴银最少的亿万富翁霸主沃伦·巴菲特的儿子。他管理着霍华德·G·巴菲特基金会,每年会从唯一的捐赠人(他爹)那里收到1.5亿-1.8亿美元。这个基金会肯定在全世界做善事,但似乎霍华德也花了不少的钱和精力来冒充边防巡警。而这工作顶多能算是倒数第二垃圾的执法工作了。(对不住了,海岸警卫队,你们没能在《汉密尔顿:国家利益》里露脸是有原因的。)

根据《凤凰城时报》的一项调查,巴菲特在亚利桑那和墨西哥边境上买了一个长达7.5英里的牧场。这个地方布满了各种监控设备,其中包括在一个距边境线300英尺远的堡垒样的建筑物上竖着的100英尺高的通讯塔。照片显示巴菲特有时候会亲自上阵进行武装执勤,和下班的伊利诺伊警察组成的私人小队一起搜寻偷渡者。

基金会也已经为科奇斯县警署提供了上千万美元的资助,为他们提供无人机、直升机、熊猫装甲突击车、.45口径的格洛克,以及定制的福特F-150猛禽,配备有全皮座椅还有其他的东西。仅在2014年一年,他就向该警署提供了600万美元——相当多了,要知道当时整个县的资金也只有1500万美元。为了感谢巴菲特的慷慨解囊,他成为了警署协助队的一员,并且得到了特殊关照,允许在他的车外加装警灯和警笛。

但是科奇斯县表示巴菲特没有执法权力。挺奇怪的,因为他们的记录还显示他还处理过数起交通违法案件。大家都懂,上了一天班,就想到公路上执执法,找个倒霉鬼来撒气。真希望有人告诉这哥们说不用花钱也能当警察的,但事情就是这样,我们和这位《高墙战警》耗上了。

2、一位俄罗斯亿万富翁创建了一个虚假的太空国家。

傻缺才会买私人小岛。如果你跟Igor Raufovich Ashurbeyli一样有着制造武器的钱,你就会买下属于自己的国家。你或许会遇到困难,因为你会发现所有国家都名花有主了,而且目前还没愿意卖的,但是他这个小机灵鬼避开了这一难题,在太空中建成了自己的国家。这就证明了当你有钱了以后,真人角色扮演游戏(LARP)都会变得更有意思,他租下了维也纳的霍夫堡宫只为了举办就职仪式,宣称自己是“太空王国Asgardia”的开国元首,这感觉就像是说服英国女王让你在白金汉宫举办一场《星际迷航》大会一样。

如果你觉得从空间站收信息很难,那你想象一下孩子们唱完一首虚拟国家的国歌后紧绷的脸。

这玩意儿能合法吗?你能宣布成为太空之王然后盼着能被邀请进联合国吗?可能不行。但这没能阻止Ashurbeyli制定政府体系,选定国会成员,并且起草了一份可能赋予他近乎绝对权利的宪法。

这都无关紧要,因为Asgardia目前只不过就是一个面包片儿大小的小型卫星,Ashurbeyli花了70万美元才把它放到天上。你可以在他们的官方网站上申请国籍,不过要做好心理准备,你的新家可能有点儿挤。

3、老佛爷Karl Lagerfeld把巨额遗产的一部分留给了他的猫。

Karl Lagerfeld和他摇晃的马尾辫在时装行业留下了一份永恒的遗产,大多是因为他是一个绝妙的蠢货。在他整个杰出的职业生涯中,这位时装大佬对争议的热衷不亚于他对手袋的热爱。他和像Meryl Streep和Adele这样的明星为伍,又因为一条印有《古兰经》片段的裙子和印度尼西亚结仇,也把时装中使用动物毛皮称为“幼稚”的争论置若罔闻。你看,他就是一个真实版本的《超级名模》里的反派。

但是人类毕竟不是动漫角色,Lagerfeld也有着心软的一面。尤其是对Choupette——一只他从年轻模特那里“绑架”并宠坏的伯曼猫。她有自己的私猫保镖,吃着丰盛精美的菜肴,坐飞机时还钻进一个定制的LV包包里。但是Choupette可不是什么被包养的小猫咪。她自己就是一个百万富翁,还是一名优秀的模特,为德国车和日本化妆品做过广告,在社交媒体上还有20万粉丝。她比我们随便谁都成功的多,而且这还是在她成为Lagerfeld巨额遗产的继承人之前。

当老佛爷在2019年2月去世时,人们还不清楚到底Choupette能继承到多少钱。老佛爷的身价大约在1.95亿至3亿美元之间,因此根据她的分成,她应该很快就能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猫。但是,当Lagerfeld放出消息称他的猫会成为继承人的时候,他还补充指出:“别担心,所有人分的钱都不会少。”因此,她并不是唯一继承人。咱们也别担心她了,我们估计她肯定有相当的棒的律师团队。

4、一个加密货币百万富翁在内华达买了100平方英里的土地打造一个“基于区块链”的社区。

有少数几个人靠买卖加密货币赚了不少钱,更多人亏了个底儿掉。Jeffrey Berns是一名律师,也是少数几位幸运者之一,他早期买入以太坊然后又在最高点卖出,狠狠捞了一笔。然后他拿着这么一大笔用加密货币换来的美刀在内华达沙漠里买了一块50万英亩大的荒地。他的目标是建造一个试验社区,比那些老掉牙的拜占庭和纽瓦克都要牛逼的城市,因为这座城市是基于的区块链。

“基于区块链”这个短语的意思是有待商榷,或者根本不存在,当有人用这个短语的时候,很有可能他们是在忽悠投资人。但当那些将Berns看做骗子的质疑者得知他自掏腰包1.7亿美元买了一块地之后就犹豫了,更别提他还声称在社区的建设上又投入了1.3亿美元。这可不是诈骗犯的作案手法。这特么是被乌托邦愿景诅咒的疯子的作案手法啊,而这可能还不如前者,所有反乌托邦小说都能作证。

Berns设想的这个地方,所有权和投票权用的是一个分权的服务器,而不是中央政府。“区块链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赋予人类权利,”他说这句话时的口气就像是你不会伸手接过递过来饮料的那个人。他寻求一个新体系,区块链迫使所有人都遵循相同的规矩,因为Berns不“认为你现在应该相信任何人,因为我们目前所接收到的信息可能不再值得信任。政府、银行、大集团,所有都不能信。”自然,计划中的小镇长这样,毕竟地球建筑根本配不上区块链。

沙漠中的土地也会被一些打算建工厂和办公园区的公司购买,因为这里的地又便宜,税赋政策也更有利,但从未有人认为这里会是一个建造上万居民区的风水宝地。整个县的人口只有几千人,而且直到现在,这里最出名的还是青楼。如果一切没有按Berns计划的来,那么这个小镇可没有什么将来可言——或者如他说的那样,可能“我会因为创造了最重大的崩溃而闻名于世又遗臭万年。”所以搬到区块链小镇的后果可要自负。显然Berns安了一个自毁按钮,受到最轻微的挑衅后就会按下它。

5、Robert Mercer花了140万美元储存巨大一堆尿。

亿万身家的政治捐赠人Robert Mercer对自己真正的信仰总是遮遮掩掩,但明显他十分痴迷于诡异且备受质疑的科学。举个栗子,他是灾难备援医生(Doctors for Disaster Preparedness)的捐赠人,这个名字看似像是边缘科学的组织在各个方面都出了一份力:否认气候变化,拒绝接种疫苗,还断言称“辐射能治愈癌症”,“艾滋病是一种虚造出的病,发明它为的是掩盖同性间性行为的致命效果”。Mercer亲自出席了至少一次该组织的年度大会,并和Art Robinson一同进餐,他就是掏钱给这哥们儿好在偏远的锡斯基尤山储存人尿。

如果你和我们一样逛过网上同一个恐怖的角落,你就会知道Art Robinson是一个极右阴谋论者,上世纪70年代时辞掉了化学教授的工作,然后搬到了俄勒冈的山里在家教育他的孩子,为核战争做准备。他最出名的是反复参加国会议员的选举,在NBC的一场直播中几近崩溃,当时一名主持人选读了一段他诡异的“科学”新闻,然后问他支持他竞选的神秘背后组织是谁。剧透警告:是Mercer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Mercer为Robinson的“俄勒冈科学和医药研究所”出资了至少140万美元,Robinson用该研究所收集了超过14000份人尿样本,因为他认为药物变革的秘密就在其中。他通过向人们邮寄传单来收集收件人的样本。他打算用一台核磁共振分光仪来分析样本的化学层面,然后看看是否会出现一些模式或许能够治疗癌症或是心脏病。关于这个项目很难讲太多,因为Robinson这家“研究所”几十年里也没发表过任何文章。那还是他们还拿放射物照老鼠来证明辐射无害的时候,所以也可想而知。

但是,Mercer还是他的脑残粉,还推荐Robinson成为川普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虽然特朗普无视了他的推荐。随便你怎么说川普和Mercer,但现在内阁还没人嚷嚷着说胶质银,所以这俩人关系能有多近?我们还是盯着点Ben Carson吧。

下一篇
5雷币 10雷币 20雷币 30雷币 40雷币 50雷币
推荐图片随便再来几个
推荐视频随便再来几个
文明吐槽!广告删除!
最新网文推荐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全部排行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新闻公告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提供素材
帮助中心
雷币规则
投稿规则
审稿规则
留言反馈
合作&买站
联系QQ: